首页>拳击>拳击百科>

长篇拳击题材小说----王者(1)

长篇拳击题材小说----王者(1)

    乐鱼体育
    2021-02-15 17:08

     

      前言

     闲话不想多说。王者写的是一位中国的一个天生异禀的家伙从一个被学校开除的“不良学生”一步步打拼,最终成为世界职业拳击重量级的王者的故事。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坚持把这篇小说写完,不过我会努力的!鄙人的文笔甚是粗劣,还请各位多多包涵~~我希望各位高人能对在下的小说指点一二。


          在写这篇小说之前,我经历了常人难以想像的思想打击,这个打击厉害的程度甚至使我险些丢失了拿起笔杆的勇气,但是凭着我过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最终我挺过来了。这个所谓的“思想打击”来自我的一位朋友。至于此人姓甚名谁,请恕鄙人不方便透露。

    这里把那人对在下写这篇小说的惨无人道的思想打击引用若干:

        “我*,有多少人想写都放弃了!”


        


        “我*,你又恶搞???”

        “老大,看起来像现代武侠。”

        “你的小说没有点**情节我是不会看的。”

        “您真伟大!!!阿门!!!”

        “你只需把**情节划出来给我看,其他的就免了。。”

        “别,千万别。千万别不写**情节。 ”

         ........................................

    某些人的骨子里就流淌着不屈不挠的血液,鄙人正好是其中之一。

     

     第一章   老套情节

       何谓“老套情节”呢?“英雄救美”够老套了吧!可是你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情节仍能吸引大多数人。

      至今难以忘怀小学三年级的老师对我的谆谆教诲:写作文,首先要先交代一下时间、地点。


      


       时间:2007年5月27日  晚9点


       地点:福建省XX市一中校园外不远某林阴处

       茂密的树丛里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女孩子的惊呼声,接着是几位男人不怀好意的淫笑声。

       黑暗中,发出这声尖叫声的是一位妙龄女子,这时她那凹凸有致的身子正被一个高大男子搂在怀里,天使般姣好的面孔上此时充满着惊恐的神色。那男子一手用力捂住了女子的嘴巴,一手圈住了女子盈盈一握的蛇腰,一边堞堞淫笑着:“你TMD给你脸不要脸,老子约了你那么多次,竟敢对我不屑一顾。老子今天晚上要把你搞残了,看你再给老子装清高!”

       站在那女子面前的另两位虎背熊腰的汉子也赔笑着:“哈哈~这小妞竟敢不给老大面子,看来一定要给她点厉害看看了~”那女子努力挣扎着,嘴巴里模糊不清的呼叫着,可是在这些人高马大的汉子面前,一切都是徒劳的。为首的那男子感觉到怀里的那待宰羔羊柔软的身子在不断扭动着,再也按耐不住,一把将那女子推到了地上:“你们两个,给我按住了手脚,老子完事了就给你们玩。”

       两位喽罗大喜,齐向倒在地上的那女子扑去.......

       这个遭暴的女子是XX一中的三位鼎鼎有名的校花之一,名叫谢晓燕。而那个起先搂着她的腰的是社会上的一个痞子,外号叫“土狗”。因为他垂涎谢晓燕的美貌,几次约她出去都被拒绝,终于恼羞成怒,这天晚上候在学校和宿舍放学必经之路的一个阴暗处等候谢晓燕晚自习放学,准备施暴。恰好也该死,谢晓燕今天正好放学是一个人回来,就被绑到花园内的一处树丛中。也许有一两个怕事的学生目睹了这个过程,可是惧于土狗在这学校的淫威,都只作不见。

       土狗盯着谢晓燕被自己的两个小弟按在地上,高耸的胸部剧烈的起伏着,眼眶里泪水不停的在打转,显然心中惧怕已极。他急不可耐的压在谢晓燕的身上,粗暴的撕扯着谢晓燕的上衣,“哧”的一声...土狗直勾勾的望着谢晓燕胸前裸露的、雪白粉嫩的肌肤,两座高耸的双峰露出了大半...土狗感到自己身体的某方面在受到男性荷尔蒙的刺激下温度正不停的增加,他向谢晓燕那雪白剔透的高峰狠狠咬去,两只手放肆的在谢晓燕的身上不停的游走着.....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这时背后突然传来一声暴喝声!

        (----“他*的!”这时远在广西桂林的某处居所的一位男子在电脑前破口大骂:“这小子他*的来的还真不是时候!再晚点来不行么?”他越说越激动,他转过头来,眼眶中竟然已经缀满了泪水......)

        正魂飞天外的土狗勃然大怒,情欲被打断的他红着眼睛转头望向背后那个不识时务的家伙。只见在他背后不知何时已站着个高大的男子。土狗凝目一看,好一个英俊潇洒的帅哥!1米八零左右的身高,五官俊俏的无可挑剔,一头不羁的短发貌似凌乱的杵在头上......土狗三人不由有些为之气夺!连本该惊慌失措、被压在地上施暴的谢晓燕的眼睛都有些直了。

         土狗定了定神,破口大骂:“你小子TMD是不是活了不耐烦了?给你三秒钟,立刻给我滚出我的视线!”那男子皱了皱眉,一字一顿的说:“你最好敢快放了这个女孩子。”土狗拍拍身上的尘土站起身来,对左右道:“给我抓着这小妞,老子今天要给这小子点厉害瞧瞧。”言罢冲过去一拳就打向那男子的面门。

         “啊!”谢晓燕看到这里惊呼一声,转过头去不敢再看。10秒钟过后,她突然感觉到四周静的有些出奇,她回过头来,只见土狗的上臂被那男子握在手里,土狗发力得满头大汗,那男子却似气定神闲,抓住土狗拳头的右臂连抖动一下都没有。

         土狗连续发了几次力,却感觉对方的手指象铁钳一样牢牢扣住了自己的上臂,不论自己如何努力抽送,只如同蜻蜓撼柱一般。他正欲用另一只手砸将过去,突然感觉到自己被对方抓住的那上臂传来一阵剧烈的钻心疼痛,痛的竟然连身子都软瘫下去跪在地上,满头冷汗已辘辘而下。


       


         那两个土狗的小弟哪曾见过这等阵战,张大了嘴已不知所措。

         土狗跪在地上疼的嗷嗷大叫:“英雄....饶....命,小的...以后再也...再也不敢了!...”那男子看了他一眼,说:“还不叫他们放了那女孩子!”土狗:“是...是...你们快放了那小...那女孩子!”两个小弟急忙放开了谢晓燕。那男子见状也松开了挚住土狗的手,喝道:“还不滚!”

         “是..是..”土狗狼狈万分的从地上爬将起来,由左右狗腿搀扶着慢慢向远处行去。

         那男子转过头去,只见谢晓燕不知何时已捂着胸口站在了自己背后,两只秋水一般的眼睛散发着仰慕迷恋的色彩望着自己。那男子咋见谢晓燕那靓丽无双的脸庞,不由面上一红,低下头去,两只眼睛却忍不住偷偷的在谢晓燕那凹凸有致的身上游走着。

         谢晓燕:“真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呀?是我们学校的吗?”

         那男子道:“我叫陈启泰,今年3月才刚刚来念高一。”


     


         谢晓燕嫣然一笑:“我说怎么以前没见过你呢,原来是新生呀,今天真是多亏了你了........”


        


         “你不认识我,我可是早闻你的大名了,呵呵。”

         陈启泰正傻傻盯着谢晓燕靓丽的笑脸,突然听到她惊呼一声:“小心!...”他立刻感觉到脖子后面传来一股劲风。他漂亮的地一个伏低垂头。就看到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从他头顶上划将过去。

        土狗举着匕首还待往下刺,陈启泰摇了摇头,运起右拳风弛电闪的向土狗小腹打去。

        “啊~~”的一声惨呼,土狗口喷鲜血,身子直直飞出2米远,重重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那的小弟急忙扶着他如丧家之犬般去了。

        陈启泰叹道:“这家伙还真是恶性难改!”

        谢晓燕:“这家伙每天都在校园附近转来转去,欺负学生,敲诈打人,坏事做尽,今天终于受到教训了。”她顿了顿又道:“你功夫真不错,以前练过吗?”

        “...没有...”陈启泰似乎欲言又止:“只是在农村里常干农活,力气大些而已。”

        “喔!”

         陈启泰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谢晓燕的身上,掩盖住她被撕破上衣后裸露的肌肤。而谢晓燕则满怀感激的望着他。


        


        “你可以送我回去吗?”谢晓燕满怀期待的问。

         “我的荣幸。”


     


         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并肩向女生宿舍走去。

       

        陈启泰把谢晓燕送到了女生宿舍门口,两个人站在铁门口发了会呆,谢晓燕红着脸问:“你...你可以给我你的电话号码吗?我改天请你吃饭,谢谢你今天救了我。”陈启泰大方的说:“举手之劳是不足挂齿,不过我很乐意把号码给你,XXXXXXXXXXX”

        谢晓燕记了,又说:“我改天约你吃饭,可别拒绝我喔~”陈启泰笑着说:“佳人有约,在下焉得不来?”谢晓燕扑哧一笑:“好,那我回去了,衣服还给你!拜拜~”说完把原来披在她身上的陈启泰的衣服丢了给她,三步并做两步的跑了进去。


      


         陈启泰接住衣服,若有所思的呆了一下。

        门口的几位女生看到学校的三大校花之一与一位英俊的男子有说有笑的一起回来,不由议论纷纷,胡乱猜测:

        “噫?这个帅哥是谁呀?和晓燕一起回来耶!”

        “好象是新生,高一4班的!姓陈,叫什么泰的!”

        “他们不是在拍拖吧?”

        “长的可真帅~~~难怪号称冰山美人的晓燕会动心了~”

        “好帅呀~~我好羡慕晓燕耶!~”


      


         个别花痴眼冒红心的目送陈启泰消失在夜色中。

     

         第二章   舍友憨豆

        一回到自己的宿舍,陈启泰就被飞冲而来的一个家伙使劲抓住衣领,那家伙嘴巴里大呼小叫:“你这家伙怎么会和校花晓燕搞在一起的?说!~老实从宽,抗拒从严!”

        陈启泰不由苦笑,暗想我*,这什么J8学校啊!消息也传得太快了吧。他无奈的说:“什么叫‘搞在一起’呀?只是送她回宿舍而已。”

        “你小子还给我装纯!有目击者看到你和她两人一路打情骂俏的回来。那女人平时道貌岸然的似乎凛然不可侵犯,你们如果没有一腿跟你这样嘻嘻哈哈的回来?”那男生不依不饶。

         “难怪昨天晚上这么晚才回宿舍。”坐在床铺上、戴着一副眼睛的一个男生说。

        “真的是今天刚刚认识的,我骗你们做甚?”

         “还要抵赖!憨豆!出来对质!”

         这时宿舍里的一个瘦瘦小小、尖嘴猴腮的男生站了起来,嘴巴里阴阳怪气的道:“放弃抵抗吧~~我亲眼所见,难道还会有假?嘎嘎~~老子刚才看到你们两个一路上郎情妾意、你浓我浓的回来。我一路上跟踪你们回来,看到你们还公然在女生宿舍楼门口卿卿我我,如入无人之境,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伤风败俗~~嘎嘎~反对无效!嘎嘎!”

         看到这个人,陈启泰不由得暗暗叫苦,给这家伙看到,就算死了,他也能硬给你说成活的。他毫不怀疑这家伙传送谣言的能里,他相信不出两天,整个学校超过半数的人都会知道这件事情,并且他们听到的肯定都是通过这小子加油添醋、生色并茂的故事。

         “一定要堵住这小子的嘴!”陈启泰心里暗暗叨念:“俗话说:人言可谓。上天给了老子一个泡校花的大好机会,可是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如果给这小子搞得沸沸腾腾、满城风雨的话,女孩子脸皮薄,也许就会摄于压力与我疏远。我可不能让事态这样子发展下去!”

         501男生宿舍里一共只住了四个高一的学生,起先抓住陈启泰衣领的那家伙叫王良坤,是个不思进取,成日想着泡马子的家伙。还有一个戴着眼镜、佼有兴趣地坐在床铺上看热闹的男生叫吴国才,是个比较爱学习的好学生。而王良坤口中的“憨豆”----对陈启泰与谢晓燕的事情大肆加油添醋的家伙叫韩斗。这小子平日神经兮兮的,而一张好死不死嘴吧更是成日价的犹如苍蝇般的让人不得安宁,他的罗嗦程度已经超越了大话西游里的家英哥,学校里的人见到他无不敬而远之。而身为他的舍友的陈启泰等人,更是在灾难的中心苦苦的被煎熬着,在他惨绝人寰的精神轰炸下,受难者轻则动念转校离去、重则起念轻生。这也是501宿舍为什么只住了四人的根本原因--------只有毅力最强、最在恶劣环境能保持一颗清静的心灵的人才,才能在残酷的501存活下去。而憨豆这家伙还有一个常人难及的特点,就是无论你如何恶毒的咒骂他、怒喝他,他照样还是那副死样活气的可恶样子,嘴巴也不会稍微的收敛。

        “住口!”陈启泰决心做最后的抵抗:“憨豆,你不要乱说,我和她真的没有什么。”

        “HO HO HO...都说了反对无效了,看不出来晓燕平常似乎如冰清玉洁的玉女一般,想不到一见到了姘头,就如荡妇一般~嘎嘎”憨豆继续精神轰炸。

        “算了,你们相信也罢不相信也好,反正我不想多说,就是这样了!”陈启泰一蹬鞋子躺在了床上,对急步追过来堞堞不休的憨豆的唠唠叨叨的话语只作不闻。

        这个晚上憨豆对陈启泰一直碎碎念到了深夜2点多,起先王良坤、吴国才两人还会跟着声讨陈启泰几句,可是到得后来,无不与陈启泰做一路,一起怒诉憨豆,欲使其闭嘴,可是憨豆这家伙骨子里的赖气似乎炉火纯青,所有想使他闭嘴的努力全部都是徒劳的。


       


        第二天,陈启泰睡眼蒙胧的去学校上课的时候,发现学校的同学看见了他都在指指点点、交头接耳:

        “就是他~~~跟校花拍拖的!”

        “喔,原来是他呀!”


      


         ...................

         有几个男生望向他的目光中还透着深深的敌意,嘴巴里不知道在说着什么,陈启泰只作不见。

         走到教学楼前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魁梧的男生,经过陈启泰身旁的时候拉住他的手:“小子,等一下。”

         陈启泰认得他是学校里高三的一位坏学生,名字叫:林威。成日价的惹是生非,仗着体大粗壮拳头硬,经常欺负别的学生,而又因为家里有钱,一些同样也无心向学的学生都唯他马首是瞻。

         “什么事?”陈启泰毫无畏惧的直视对方的眼睛。陈启泰的身材也算高的了,有1米八左右,可是站在林威面前,还是比他矮了一个头。

          “什么事?!你小子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敢钓我林威的马子,你知道不知道招惹我的下场?”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请让让。”陈启泰甩掉对方的手,迈步就走。

          “好,你死定了,这是我林威说的,你给我记住!”林威恶狠狠的道。

           陈启泰冷笑一声不去理他,径直离去。


           上英语课的时候,陈启泰趴在桌上,脑海里回想着谢晓燕的可人容貌、玲珑的身躯,突然感到喉咙有些干涩...

           就在这时,一个物事飞了过来,砸在了他的头顶上,又掉落在地上。陈启泰左右望了一下,只见隔排的憨豆正向他挤眉弄眼。陈启泰向地上看去,只见那物事是一个纸团,他猫腰拾了起来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

           “一定是在想你的小燕子吧?---反对无效!HOHO,等下放了学你们就又可以相聚了,不差在一时~~~嘎嘎!”

            陈启泰大怒,心想:“你这小子到处乌鸦嘴,给我惹了麻烦现在还来唧唧歪歪!”向他怒目而视。

            憨豆丝毫不以为意,依旧那个该杀千刀的笑容挂在面上,不停的向他挤眉弄眼。


     


            中午放了学,去学校食堂吃饭时,陈启泰拿着餐盘,无视一部分人异样的目光,若无其事的坐在了餐桌上吃了起来。突然肩膀被人一拍,他看到憨豆拿着个餐盘站在他面前怪笑道:“俗话说,秀色可餐,你有了校花,怎么还要吃饭呀?”

             陈启泰只说了一个字“滚”就低头继续消灭他面前的食物。憨豆如若不闻,在他的旁边坐下来:“是不是小丫头年轻不懂事,喂不饱你呀....”陈启泰感觉到自己胸口里的怒火渐渐有些止不住了,但是他还是没有发作,继续吃他的饭。

            憨豆继续施展令人如置人间地狱的本领:“我看你今天上课都已经开始魂不守舍了,嘎嘎,看来是情网陷得太深了,心思已经不在功课上了,‘坏学生是如何练成的’呢........”

            陈启泰摔掉汤匙,拂袖离去,背后传来憨豆如影随形的念叨声。

            回到宿舍后,陈启泰正与王良坤、吴国才聊着“蜘蛛侠3”的情节,憨豆走了进来,看到陈启泰,突然惊天动地的大喊:“哇靠!你这小子怎么不去找你的小燕子,呆在宿舍里做什么!?”他走将过来,故意装的小心翼翼的样子对陈启泰说:“你们不是吵架了吧?俗话说‘一夜夫妻百日恩’‘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也不需要在闷在宿舍里暗自神伤吧.......”

           陈启泰忍无可忍,扬手一记耳光就甩了过去。“啪!”的一声,憨豆脸上立刻多了一个五指印。他捂着脸庞,不可思议的望着陈启泰。

           陈启泰喝道:“我叫你住嘴了!”憨豆红着眼睛,快步走了出去。

           陈启泰平了平自己心中的情绪,突然感觉到宿舍里静的出奇,有一股奇怪的气氛散发着。他抬起头来,只见对面王良坤、吴国才正用一种古怪的眼光盯着他看。他打了舍友,心中正有些后悔,正准备接受两人的批评。突然感觉到两人的目光中透露的似乎不是批评不满,而是有一股舒心坦气、大仇得报的神色。他道:“你们有什么话就........”

           王良坤扬手打断了他的话,这小子长长的呼了口气,缓缓的说:“简直是大快人心啊!这一巴掌打的真是......谢谢你了!”


          


           而吴国才眼眶里竟然已缀满了泪水,他梗咽着:“这么久了呀~~~我每日每夜都受着这个恶魔的茶毒,今天终于是心愿已了了!”

     

                                                       作者:困惑的浪漫

    长篇拳击题材小说----王者(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