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拳击>拳击百科>

弗雷泽和光谱体育馆: 费城骄傲

弗雷泽和光谱体育馆: 费城骄傲

    乐鱼体育
    2021-02-15 17:08

    弗雷泽和光谱体育馆: 费城骄傲

    在上个世纪70年代,当时的费城光谱体育馆赫赫有名,布局合理、空间紧凑,棕色外墙,外铺大理石砖,内镶漂亮的瓷砖,一切似乎都告诉人们它曾经的辉煌。今天,光谱体育馆仍然在使用,但是似乎已经被人遗忘。更多的体育迷都涌入了更耀眼夺目的瓦乔维亚中心观看体育比赛,而把光谱体育馆冷落一旁。


        “烟火”乔·弗雷泽就像光谱体育馆一样,两个费城的偶像永远联系在了一起。40年前,也就是1967年10月17日,弗雷泽在刚刚落成的光谱体育馆成为比赛的主角。他在第二回合就把来自犹他州英勇善战的托尼·道尔击倒在地,将自己的战绩提升为18场全胜,并且成为重量级拳王的头号挑战者。当时看来,他的前途一片光明,但那个年代仍然是混乱不堪,穆罕默德·阿里拒绝服兵役并因此被取消参赛资格,使得重量级拳坛一片混乱。当然直到今天,重量级拳坛仍然没有完全摆脱这种境况,没有哪位拳手可以一统世界重量级拳坛。


        1970年,弗雷泽成为世界拳王,1971年他击败阿里,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摆脱掉阿里的影子。阿里的光芒似乎永远遮盖住了他,在费城,他甚至都没有成为费城最受欢迎的拳手。这个荣誉被一个永远不存在的电影角色洛奇·巴尔博亚抢走,洛奇的雕像在光谱体育馆外已经耸立多年,但是从来没有弗雷泽的雕像在费城出现。


         弗雷泽1961年才来到费城,他出生在南卡罗来纳州的波弗特,父亲是个贫穷的佃农。弗雷泽从小就在自己制作的用砖块、旧衣服、玉米穗和苔藓做成的沙袋前进行拳击训练。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烟火”弗雷泽练就了自己日后赖以成名的左钩拳。


        到了费城之后,弗雷泽进入了警察联合会,当时他身高不足6英尺,对一个重量级拳手来说有些矮小,但是他却说服家人开始了自己的光荣之旅。后来他在一家犹太屠宰场找到了一份工作,不得不在工作之余进行训练。每天清晨他都会爬起来进行跑步训练,有时候会一直跑到费城艺术博物馆的台阶上。工作中,弗雷泽经常把从冰柜里取出来的牛肉当作训练用的沙袋,进行训练。弗雷泽说席尔维斯·史泰龙曾经在创作 “洛奇·巴尔博亚”这个角色之前采访过他和其他费城的拳手,并将弗雷泽的训练方式写入了电影《洛奇》之中,而这些镜头成为该部电影最令人难忘的部分,并为它获得了美国电影学院奖。


        弗雷泽说,“我愿意让史泰龙下来看看他是否会宰杀牛,他可没有在电影里表演得那样好!”


        弗雷泽作为业余拳手三次夺得全美金手套大奖,并在1964年奥运会上夺得奥运金牌。从东京奥运会上归来,弗雷泽带回来的不仅是荣誉和金牌,更有骨折的手指,这使得他无法在屠宰场继续工作。幸亏一群费城商人成立了一个叫做“三叶草”的辛迪加财团来支援他,当然这群人也从他的成功中获得了丰厚回报。弗雷泽成为了职业拳手,在拳台上将站在他面前的对手一个又一个地击倒。


        在光谱体育馆开馆之前,弗雷泽在费城参加过八场比赛,对手都是一些不入流的角色,因此他当时的拥趸并不是很多。在一个拥有曾经像本尼·布里斯科和吉普斯·乔·哈里斯这样的世界级的拳手的城市,弗雷泽根本没有任何传奇色彩可言,但是他仍然成为了光谱体育馆开馆时的头号重量级拳王挑战者。光谱体育馆总投资1200万美元,一家报纸说它的样子就像一条金枪鱼,因此应该在它的一面墙上写上 “大海里的小鸡”。


        四十年后的今天,弗雷泽已经记不清与道尔比赛的许多细节,但是他的幽默仍然“保存完好”。弗雷泽回忆起6英尺4英寸高的道尔时说, “他人高马大,顽强无比,但是比起我还是差了一点点。”


        道尔曾多年以前曾在美国业余体育联合会的锦标赛上击败过弗雷泽。根据《费城每日新闻》报记者汤姆·库士曼的报道,弗雷泽在光谱体育馆熠熠生辉的新拳台上把来自盐湖城的挑战者道尔打得落花流水。在第二回合,弗雷泽的左钩拳就狠狠击中道尔,道尔当时就像一面挨了砖头的镜子那样支离破碎。道尔坚持着站起来,这是他职业生涯第一次被击倒,但是弗雷泽的进攻如潮水般汹涌而来,很快他就再次倒地。裁判扎克·克拉顿终止了比赛。


        费城拳击推广人拉塞尔·佩尔斯当时作为《费城公报》的记者就在拳台边观看比赛,他后来成为光谱体育馆的主任。他说,“ 我记得当时道尔是倒在了裁判克拉顿的怀里!” 赛后,弗雷泽告诉记者们说,他听说道尔的妻子刚刚为他生了双胞胎,弗雷泽打趣道,“我想,还是赶快让他回家看看孩子吧,所以我就尽快地结束了比赛,呵呵!”这场比赛令弗雷泽得到了一万五千美元的收入。


        弗雷泽的拳击生涯在1971年5月达到了顶峰,他在与阿里的首次交手中就击败对手。在和道尔比赛之后他在费城又参加了一次比赛,随后他就开始前往象牙买加和马尼拉这样的地方参加比赛,直到退役。现在他在费城北部居住,并有自己的训练馆,离费城市中心只有几英里远。


        就像弗雷泽一样,光谱体育馆也很难倒下,尽管很多老的体育馆都先后被推倒或重建,都已经成为历史,但记忆永远不会消亡。在纽约,老麦迪逊广场花园被新体育馆替代,波士顿花园体育馆也已经被TD北岸花园体育馆替代,但是光谱体育馆仍然矗立在费城,尽管很多体育迷现在开始喜欢瓦乔维亚中心,然而光谱体育馆仍然是一座纪念过去时光的丰碑。


        现在,光谱体育馆只承办一些小型的冰球和室内足球赛事。不过,最近在弗雷泽叱咤拳台夺得世界拳王称号40周年年后,这里将再次开始举办拳击比赛,参赛者都是费城当地的拳手。希望他们当中也有人能够就此杀出重围,走上自己的拳王之路,就像当年的弗雷泽那样。

     

    弗雷泽和光谱体育馆: 费城骄傲